<kbd id='s6d5f4'></kbd><address id='s6d5f4'><style id='s6d5f4'></style></address><button id='s6d5f4'></button>

              <kbd id='s6d5f4'></kbd><address id='s6d5f4'><style id='s6d5f4'></style></address><button id='s6d5f4'></button>


                  霞浦故事之長表島上的工程事
                  發布時間:2018-07-03 字體:[ ]

                   “叮”,每天晚飯前後,主題爲“工程日報”的郵件雷打不動地出現在霞浦核電員工的郵箱。從郵件裏可以清楚了解當天現場的工程的各項進展、未來三天作業安排、安全狀態,還有被標紅的當天重要關注問題和接口提示,配以簡明清晰的平面圖、表格和每個施工現場的圖片,真可謂“一封郵件道盡工程事”。

                    郵件從2014年現場作業開始發送,至今未曾間斷。這上千封郵件,勾畫出示範快堆工程從無到有的曆程,述說著示範快堆工程建設者步履艱辛、努力攀登的故事。

                    廠址開挖用原始作業

                    位于福建霞浦的長表島,與東沖半島隔海相望,荊棘密布,人迹罕至,保留著最原始的狀態,孤獨地點綴在閩東海域。這裏,是示範快堆工程的建設廠址。

                    想開展工程建設,先要將島上一座高達189米的高山全部“移走”;要在沒有陸上交通可用,沒有水沒有電沒有通信的條件下,用一年時間完成2000萬立方米的土石方爆破;要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中靠拼勁和毅力趟出一條路……

                    2014年,一艘當地漁民用于近海捕魚和養殖的泡沫船隨著海浪的起伏登陸長表島,船上的人是示範快堆工程的第一批建設者。

                    第一次來到廠址,雖然之前聽過當地人的介紹,但真正身臨其境,還是讓這些久經核電工程戰役的人呆住了。

                    “所謂島,實際就是一座海中孤山。”工程管理處王蘇昇在秦山核電和田灣核電現場工作過,算得上一個“老核電”了,說起當時的情境也是印象深刻。

                    修路搭橋需要時間,前期工作刻不容緩。“泡沫船很輕,而且承載量有限。晴天還好,大不了弄得一身濕,如果遇到有浪的時候,那滋味,絕了。”工程管理處賀睿端明顯比在田灣核電時黑了不少,長期的日曬雨淋讓他身上的氣質也在悄悄發生著改變。

                    踩著沒腳的淤泥,趟著過膝的海水,這是上島的正常打開方式。如果遇到風浪,得在海上如浮萍般顛簸幾個小時才能到達目的地。這樣的情形,一直延續到道路修通,鋼便橋架好。

                    爆破方案要求從山頂開始起爆。山上沒路,所有物品只能靠人力運輸。岩石潮濕易滑,人和物資一不小心就會掉到海裏,“後來我們找當地居民租了十幾匹馬,馱物資上山,感覺回到了原始作業時代。”賀睿端黝黑的臉上笑意盎然。

                    如此大的土石方作業量,傳統施工方式肯定無法滿足。于是,示範快堆工程建設者另辟蹊徑,將核電生産管理良好實踐——三天滾動計劃“搬”到了工程現場。

                    365天,24小時不間斷,“大家那會心裏就兩個字——拼了!”中核華興公司的王孝龍直言自己幹了這麽多核電工程,像示範快堆這麽難的工程還是第一次遇到。

                    然而,无论多难,示范快堆工程建设者揣着“拼劲”“狠劲”和“巧劲”,眼前和心都向着前方。2016年11月21日,示范快堆工程厂区正挖土石方量累计达到2000万立方米,提前40 天完成了这个被业内人一致判定为“不可能”的任务,一只凶猛的“拦路虎”被击退,长表岛上生机一片。

                    晴空萬裏卻犯愁

                    霞浦是個多雨的地區,尤其是春夏兩季。可2018年春夏之交卻天天晴空萬裏,這可愁住了工程現場的建設者們。

                    由于施工現場生産和生活用水的主要來源是一個水庫,供水線長達幾十公裏,沿途的四個村地域廣闊、人口衆多,工程現場處在供水線路的最末端。不下雨,水庫儲水量直線下降,別說施工作業了,就連島上工程人員的生活用水都受到了影響。

                    5月8日的“工程日報”裏出現了一個被標紅的內容:汽輪機廠房FCD。這意味著這項本該按照內控目標于5月7日完成的節點已經延誤,原因是“沒水”。

                    “目前現場需要澆築的面積非常大,需要大約1400噸~1700噸水,已有儲水量根本無法滿足。”“現場現有儲水量是多少?”“400多噸……”工程管理處處長潘江明被愁緒籠罩。

                    然而,“靠天吃飯”“坐等其成”這樣的詞從來不會存在于示範快堆工程建設者的字典中,他們最清楚,自己努力得來的幸福才是最實在、最可掌握的。

                    “和地方政府协调一下,请他们尽可能保障现场施工用水”“和水库管理人员和沿途住户沟通一下,能不能合理调配一下用水时间,支持一下现场施工”“和消防部门联系,请他们用消防车给现场运水” ……公司相关领导全面部署,并亲自到厂址附近各乡镇开展专门协调,让参建单位可以在居民用水低峰时间取水……一时间,现场齐动员,中心目标只有一个——水。

                    5月20傍晚,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兜頭澆下,清清涼涼的,和著泥土和青草的氣息,讓快堆人暗暗欣喜。

                    源源不斷的水陸續送到現場,加上連續降雨,長表島又開始了喧囂。5月23日~25日,核島2號電氣廠房筏基澆築施工;5月26日~27日,核島蒸發器廠房(第一段)筏基澆築施工……

                    “要相信,當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也正是有機會實現質的飛躍的時刻”……這些話經常會從示範快堆工程建設者們的口中聽到,他們已經把困難和考驗當成正常的存在,一個個攻克,一點點超越。(李竑翊)

                  分享到: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互動專題
                  掃一掃
                  關注“中國核電”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